推广 热搜:

夫人肯定忙不过来要找人帮忙,主子若是不积极些

   日期:2020-02-04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祁北媛是谯郡太守的妹妹,比起大小于姬和柳瑟瑟等姬妾的出身自然高了许多,可惜心胸太窄,最喜拈酸吃醋,十分瞧不起其他几位同她
 祁北媛是谯郡太守的妹妹,比起大小于姬和柳瑟瑟等姬妾的出身自然高了许多,可惜心胸太窄,最喜拈酸吃醋,十分瞧不起其他几位同她争宠的女人,恨不能拿剪刀把那一茬子人全剪了干净。
 
    而祁北媛嘴里的“东北边儿的那位”指的是住在上珍苑的阮韵,兖州陈留阮家的姑娘,三年前嫁给沈度为妾的。
 
    陈留阮家曾是赫赫有名的豪族,阮家的姑娘即使给沈度做正妻也使得,可惜当时云氏还在。
 
    而自从魏朝的开国□□设进士科,施行削弱世家,提拔庶族的选才制度后,寒门士子也可以“朝为田舍郎,暮登天子堂”,那些曾经眼睛长在头顶上,气派比皇家更盛的世家便受到了不小的打击。如今大乱在即,他们更是急于拉拢各方势力,是以阮家才肯将女儿嫁与都督冀、幽两州军事的冀侯沈度为妾。
 
    当时云氏病重,阮家也是打着阮韵事后能扶正的主意的,谁知道沈家并无此意,如今又横空出来个安乐公主,自然更是无望了。
 
    为此祁北媛也很是瞧不上阮韵,不过是一个朝不保夕、江河日下的家族,那阮韵做着姬妾,却摆着宗妇的谱儿,也不知道给谁看。
 
    “上珍苑那边还没有动静,奴婢会留意的。”曼霜给祁北媛捶着腿道,“主子你说,这安乐公主要是嫁了进来,府上的中馈老夫人会交给她么?”曼霜问道。
 
    “你当她是云氏啊,别看那安乐公主出身高贵,可就她那样的母后摆在那儿,老夫人和夫人避她恐怕都避不及呢。”祁北媛冷笑了一声。
 
    “那咱们府里总是要有管事的,夫人身子最近似乎不大好,现在不过勉力支撑着管家,主子要不要多去上房转转?”曼霜道。
 
    如今云氏已亡,新妇未娶,姬妾里谁要是能出来代为掌家,那可是极有脸面的事情,安乐公主进门自在北苑待着,若是祁北媛能拿到中馈之权,冀州那些高门豪族的夫人只怕谁都要上赶着巴结她祁北媛了。
 
    可是说到这儿,祁北媛就有些郁郁了,老夫人和薛夫人都是出身显赫的名门世家,祁北媛自认出身也不差,虽说她只是个妾氏,但德容言功哪样也不输当年的云氏,可两位夫人就是不喜欢她们这些姬妾去跟前晃悠。
 
    见祁北媛有些犹豫,曼霜又劝道:“主子在府里这么些年,待人接物都是妥妥帖帖的,老夫人和夫人肯定都是看在眼里的,安乐公主进门不是小事,夫人肯定忙不过来要找人帮忙,主子若是不积极些,恐怕白白便宜了上珍苑那位。”
 
    “把上回哥哥送进来的老山参取来,咱们明日去给夫人请安。”祁北媛下定了决心要博上一回。
 
    可惜最终薛夫人选定的帮手却还是那位阮氏。
 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